导航
导航

碎碎念

离开学校生活到成都工作半年多了,趁着春节,请了一个星期年假,放松自己的同时陪陪老妈,闲来无事打开荒废良久的博客,发现已经鸽了好久了,打算还是捡起来,记记笔记,写写琐事。

为了调休早点回家过年,连续上两个星期十二天的班还是很酸爽的。回家这件事,心情挺复杂的,毕竟回家后需要面对一些我不想面对的人和事,妈妈和奶奶大概是我想要回家的唯一的理由了吧。想起这些,挺替我爸不值的,一辈子都在帮亲戚,大到生意人际,小到做B超这种破事,最后落得孤独一人,“我们谁都不欠他”,“我们也有自己的苦衷”,唯一能感受到的也就只有奶奶的爱了,果然妈妈的爱是永远都不会变质的。

10月到西安与曾老师一聚,相谈甚欢。学业有成的曾老师表示可能马上就脱单了,那我心里想的就只有红包了。后来听他谈起与父亲的各种趣事与谈话,竟然差点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也是,二十多岁的年纪,正有了自己懵懂的思想,急于在自己心目中高大的父亲面前证明自己,交流交流见解。我也畅想过是不是有机会在家中的院子里沏一壶热茶,甚至热一碗热酒,父子两交流交流男人之间的话题。告诉他我为什么想要离开他为我打造好根基的家乡,听听他这些年的坎坷,不时炫耀一下自己那些不大不小的成就。

我是一个完全不会或者说懒社交的人,我几乎不会主动去联系谁,所以理所当然的也不会有人联系我了。不过还好有个了解我的灰灰,也是一件很庆幸的事情了。陆陆续续了解到当年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同学们的近况:大部分人进了各个市区县城的烟厂,或者是考上了公务员,领着一份相当不错的薪水,过着远比我轻松的生活,吃住工作都会有家里人照应。也有人在准备着各种考试,为了谋求一份好工作。也有一位老友在二战,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心中的梦想,祝你今年远远出线吧。当然,灰灰也要加油呀,祝你如愿以偿去大理,么么哒(口区)!

想着大家不差甚至相当不错的生活我在想我当初是不是错了,我是不是也应该听家里的,留下来。在家里呆了快两个星期后,在几个翻来覆去的夜里,我想明白了,我没错。这座小城,我太熟悉了,以致于我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才能娱乐,几天后我甚至找不到一个让我觉得好吃的小店了,因为我想吃的已经又吃遍了。还有人说不知道拿这么多工资该花到哪里去。我也想过有周末呀,我可以开车去别的地方,回头再一想,我真的会有精力嘛?

或许把妈妈“扔”在这的确不妥,出去也的确受苦受累。但是真正让我出去的,可能是我不想过一眼能够看到头的人生,我也不想在一些人如鱼得水的编制内阿谀奉承,人生是我自己的,我想出去走走,我在这里已经生活了18年了,够久了,我想认识更多更棒更有趣的人,到处走走可能是我这辈子一直没有变过的”理想”了。从TWU回来,再见证了去西班牙transfer的同事,后又听闻去澳洲出差归来同事的趣事,这颗种子早已茁壮成长。可能从出生那刻我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吧。

一直都很庆幸以我这样的歪把子以各种机缘巧合歪打正着进了TW,不出意外的头上挂了一个大大的risk(虽然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楚这个risk的原因,大概是面试的时候不行吧)。

我是带着紧张激动各种复杂的心情到骚窝报道的,可喜的是迎接我们的是应届生培训,至少以后在公司里能有一群能约饭的小伙伴了,一个月的培训很是充(xin)实(lei),紧张的培训安排能让你快速从学生状态转换到工程师状态。至今记得林老师说:”我们布置的作业做到一点就行了,不然影响我们第二天上课。”幸运又不幸的是,第二周我就被越姐”带”走了。幸运是因为在组里的这两个月是我成长最快的两个月,不幸是因为我没能上完我想要上完的培训课。

在这里是我成长最快的两个月,用蹩脚的英语跟客户站会,每天的codereview有三个大佬盯着我一行一行过代码。每天上午没有一分钟可以做卡,全都用来改昨天下午codereview的问题。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个月,我慢慢可以在10点、11点前改完codereview的问题了,也可以大概听懂客户说的啥了,也能说清楚自己的想法了。可以说一路磕磕绊绊渐渐从一个不会工作的小学生成长为一个差不多能出活的工程师。所以虽然没能上完应届生培训,但是也很庆幸遇上了一个自称有毒的组,带上了中毒的我,成为了一个有毒的骚客(这段有毒)。

之后压着“项目要结束”的点去了西安TWU,这又是另外一段有趣的旅程了。对于我这种英语辣鸡的人来说压力是真的大,啥都听不懂,晚上回去打开agenda,勉强看懂,然后就是无尽的作业和任务活动,还有噩梦般的phechakucha,完全就是要我命了。不过你如果问我想不想再去一次,那我只能回答真香了。这种全世界的同学在一起工作讨论生活的经历,可能一辈子就只有一次了。

回成都后不太想出差的我进了太阳写Java,恰逢组里transfer —— 组里本来就只有艳姐跟老刘,他们要去新的组,我跟王总换上去。这又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之前工作是处于一种被保护的状态 —— 站会遇到问题抬头,总会有人帮我接下来;遇到坑了,到处找找,找不到吼一声,大家就会说你这样这样试试看看,然后基本就解决了;做完了就去要卡,kick off一下接着做。两个人的组(特别是两个前端来写Java的组)你需要自己面对很多事情,业务逻辑你需要自己理清楚,遇到坑了慢慢爬,会自己找事情做,学会独立面对客户。还好王总比我厉害太多,难题都被王总hold住了,还经常带着我理业务逻辑,填坑,科普知识。就像在一条荆棘丛生的小路上有人给你在前面开路,你只要小心处理剩下的枝丫就好了。当然还要感谢老刘和艳姐把我从零基础带入Java和devops。

刚进组的时候懒过一段时间,希望自己重新立起flag,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好好加油。

实习的时候moma说,一个人经不起几个折腾;还有人说,你还是太年轻,幼稚,不成熟。自私甚至恶心一点说,正因为我年轻,我还有大把时间,退一万步来说,在外面我废了,回到那个小城,找一份能让我吃饱的工作,我的下半生依然不会太差。啥?生娃?能吃吗?韭菜吗?

感谢所有我遇到的和给我帮助的人们,感谢愿意一直陪着我的牙牙。

2019也要加油呀,过去的都过去了,给大家拜个晚年~